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機動車保有量飛速增長,交通事故也日益增多,由此引發大量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糾紛訴訟。由于交通事故不僅造成較大財產損失,還會對人們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嚴重危害,法院如何及時化解矛盾、保護事故各方尤其是受害方合法權益一直是備受社會關注的熱點。8月30日,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媒體通報2013-2017年五年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審判情況。據介紹,該類案件審理中出現的主要特點包括:

一是案件數量不斷增加。五年來,全市法院受理的案件從2013年的2801件到2017年的4265件,一審收案數量年均增長11.3%,二審收案數量年均增長16.5 %,均呈明顯上升趨勢。總體上,該類案件在全部民事案件中占比10%左右,且所占比重呈上升趨勢,2013年至2017年年度比重分別為8.1%、8.7%、10%、11%、12%。

二是案件審理難度不斷加大、化解難度大。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涉及侵權、保險等法律關系,有的還涉及掛靠、借用、租賃關系,有些案件甚至還涉及刑民交叉法律關系等。在多種法律關系競合的情況下,如何保護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實現受害人權利最大化,是審判工作中的一個較大難題。由于該類案件雙方當事人對立情緒大、賠償項目繁多、責任劃分浮動空間大、訴訟主體復雜等原因,以及大部分保險公司均有調解意見需層報省級分公司決定等內部管理性規定,導致案件的化解難度不斷加大。同時,國家規定的賠償標準每年在發生變化,對于造成死亡和傷殘的賠償數額往往比較高,增加了調解和和解的難度。城市居民和農村居民的賠償標準相差懸殊,造成當事人對法院判決的不理解和對法院工作的不配合。

三是案件審理周期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中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人身傷害或者財產損失,對于受害人的傷殘等級、財產的損失數額以及護理等級、因果關系、誤工時間及用藥的合理性及必要性等問題進行鑒定,特別是當事人對鑒定結論爭議較大申請重新鑒定,導致案件審理過程中重復鑒定的情況突出,致使該類案件審理期限較長。

四是保險公司提起上訴比例較高。由于交強險條例和司法解釋規定受害人可以直接向保險公司主張權利,因此,保險公司作為被告的案件呈明顯上升趨勢,大多數保險公司的理賠需要層層審批,最終的理賠方案需經省公司同意,由于省公司對各個地區的做法不甚了解,仍然提起上訴或申訴,保險公司上訴的案件占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二審案件的50%以上。此外,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中,存在廣泛爭議的疑難復雜問題較多,比如殘疾賠償金按城鎮標準還是農村標準、商業三者險免除責任的情形、免賠率的處理等等,在對這些問題尚未明文統一規定之前,不同法院的裁判尺度不一,一定程度上也促使保險公司想通過上訴來減輕或免除責任。

會上同時發布了6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典型案例。

案例一: 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

基本案情:孔某駕駛重型半掛牽引車帶重型普通半掛車與葛某駕駛普通二輪摩托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兩車部分損失,致葛某受傷。孔某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肇事車輛營運證登記在路寬公司名下。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肇事車輛在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應由其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不足部分,根據孔某的過錯程度由其承擔賠償責任。路寬公司對孔某的賠償責任承擔連帶責任。中院二審認為,路寬公司認可肇事車輛的營運證和行駛證均登記在路寬公司名下,且生效判決已查明,事故車輛系掛靠在路寬公司處,故買賣關系不能推翻事故車輛與路寬公司的掛靠關系,一審判決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正確,予以維持。

典型意義:掛靠,是我國經濟社會中的一種獨特現象,實質上是具有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的被掛靠人向不具備道路運輸經營資格的掛靠人非法轉讓、出租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的行為,在法律上應給予否定性評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這就要求道路運輸經營者要嚴格遵守行政法規關于市場準入的規定,禁止運輸車輛掛靠經營。

案例二:受害人自身體質狀況不屬于減輕侵權人責任的法定情形

基本案情:曹某駕駛機動車撞傷程某,交警部門認定曹某承擔事故全部責任,程某無責任。程某強直性脊柱炎與傷殘等級存在關聯性。強直性脊柱炎為次要作用,參與度評定為25%。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程某的殘疾賠償金根據鑒定機構作出的鑒定結論,去除程某強直性脊柱炎與傷殘等級存在關聯性的25%部分,只計算因交通事故損傷75%部分;誤工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的計算標準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中院二審認為,程某的殘疾賠償金應當按照傷殘等級計算,住院治療完全系因交通事故所致,因住院而直接支出的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護理費、誤工費、后續治療費、交通費以及鑒定費、施救費等損失均應由保險公司承擔。

典型意義:個人體質由先天遺傳和后天獲得形成,是人體機能和形態現對穩定的客觀特征,參照最高人民法院第24號指導性案例,受害人體質狀況不是交通事故發生的原因,僅是事故造成后果的客觀因素,侵權人的侵權行為才是造成損害后果的直接原因,不能因受害人的體質狀況而減輕侵權人的責任。發生交通事故時,即使受害人自身患有疾病,也不能因此減輕侵權人的賠償責任。

案例三:駕駛員酒駕,保險公司仍應當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對受害人人身傷害進行賠償?

基本案情:劉某駕駛小型普通客車與吳某駕駛的小型轎車相撞,造成吳某受傷、車輛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劉某承擔事故全部責任。吳某要求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其人身損失及財產損失。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保險公司作為事故車輛交強險承保公司,應依照法律規定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吳某醫療費10000元、誤工費879元、護理費720元、車輛損失2000元。中院二審認為,劉某系醉酒駕駛機動車,對于吳某的人身損害保險公司應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對于吳某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應予以賠償,對案件予以改判。

典型意義:基于受害人生命健康權益維護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即使在駕駛人存在嚴重過錯的情況下,交強險保險人仍要對受害人進行賠償,而財產損失的賠償顯然沒有這樣迫切。交強險的保障水平與一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密切相關,將駕駛人嚴重過錯情況下的交強險賠償限定在人身損害范圍內,較為符合目前我國經濟社會的實際狀況和需求。

案例四、交強險保險合同中“次日零時生效”條款無效

基本案情:2015年7月18日上午,王某為其轎車投保交強險,保險合同載明的保險期間為自次日零時起一年。當天下午,王某駕駛車輛撞倒行人田某,造成田某受傷,雙方協商未果,田某將王某和保險公司訴至法院。

審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交強險保險合同應自成立時生效,王某在簽訂保險合同并繳納保險費用后發生事故,保險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中院二審認為,交強險具有強制性和社會公益性,目的在于及時補償受害人損失。交強險保險合同中“次日零時生效”條款實質上形成了對保險公司一定責任的免除,加重了投保人的責任,排除了投保人在交納保險費到保險單約定的起保時間段內可能獲得期待利益的權利,故該免責條款無效,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現實生活中,在簽訂合同的時候經常遇到一些“格式合同”、“霸王條款”等,但這并未引起人們足夠注意。本案中的交強險保險合同,應該“即時生效”,保險合同卻載明“次日零時生效”,直到保險公司拒絕理賠時,投保人才發現落入了“保單陷阱”。這就啟示我們在簽訂合同時一定要注意對方單方擬制的格式條款,一要看該條款是否有效,二要看對方是否盡到了明確說明和告知義務,不能盲目的簽字確認,防止糾紛發生時“悔之晚矣”。

案例五、保險公司對免責條款履行了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時,應予免責

基本案情:沈某實習期內駕駛大型客車與張某駕駛的電動自行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兩車部分損壞,致張某受傷。交警部門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沈某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張某不承擔事故的責任。沈某系公交公司的職工,發生事故時系從事的職務行為。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沈某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肇事車輛在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及第三者商業責任險,應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和商業險范圍內根據保險合同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侵權人予以賠償。沈某系公交公司的職工,發生事故時系從事的職務行為,公交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本院二審認為,商業險條款約定實習期內駕駛公共汽車免除保險公司保險責任,保險公司就免責條款盡到了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該免責條款具有法律效力,改判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范圍內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典型意義:在諸多車輛保險糾紛案件中,對于保險合同中約定的免責條款是否發生法律效力往往是投保人與保險公司爭議的焦點。只有保險公司履行了提示和明確說明的義務,免責條款才發生法律效力。這就要求保險公司訂立保險合同時,保險人員必須詳細介紹保險產品的特點,對免責條款進行提示和充分明確說明,手續必須規范、完備。投保人對合同中的責任免除條款、免賠額、免賠率、比例賠付等免除或者減輕保險人責任的條款,應當要求保險公司予以說明,合理投保,避免產生不必要的損失和理賠中的爭議。

案例六、因借用機動車實際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二者應根據過錯承擔責任

基本案情:王某甲駕駛登記在王某乙名下的輕型貨車與劉某駕駛的轎車相撞,造成劉某受傷。經交警部門認定,王某甲承擔事故全部責任,劉某不承擔責任。王某甲系王某乙之子,王某甲的駕駛證與輕型貨車車型不符。雙方因賠償問題發生爭執,劉某提起訴訟。

審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王某乙明知王某甲無相應駕駛資格,仍放任王某甲駕駛車輛,二者應對劉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中院二審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因租賃、借用等情形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機動車所有人根據其過錯承擔責任。該責任是按份責任,而非連帶責任。王某乙放任王某甲無證駕駛車輛,二者均有過錯,二審改判二者對劉某損失各承擔50%的責任。

典型意義:現實生活中發生交通事故時,往往出現車輛實際所有人與駕駛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形,如租賃、借用等。在此情況下,機動車使用人應承擔賠償責任,機動車所有人有過錯的,也要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因此,作為車主,要切實保管好自己的車輛,在租車、借車時,一要注意審查車輛性能、安全系數等,確保出借的車輛不存在安全缺陷;二要注意審查借車人有無駕駛資格、是否酒后駕駛等,確保盡到足夠的注意義務。

 

01

文章來源:中國原創音樂基地:http//www.pk10088.com


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新車上牌照流程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gpeeej.live/16030.htm



Post Navigation

?

赌场大赢家官网 内蒙古麻将老友 幸运飞艇怎么看龙虎 足彩二串一稳赚技巧 转发文章到qq赚钱的软件 3d字谜太湖钓叟汇总今天 南京麻将实战技巧 赚钱新网游排行榜前十名 受网络的冲击开实体店赚钱吗 全民欢乐捕鱼2期 近500期七星彩开奖结果 福彩30选5中奖查询 5分快3计划网 玩红月可以赚钱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充值 极速赛车挂